西城区委 | 西城区人大 | 西城区政府 | 西城区政协 无障碍浏览 | 手机应用 政府邮箱登陆:
西城动态
媒体聚焦
西城报
文化专刊
映像西城

北京您早 夜线出击:18年批发市场今晨拆牌 万通新世界商品批发市场即将闭市停业


发布时间:2017-07-01

   

      2009年,新中国成立60周年前夕,西城区文化中心举办了《老战士镜头里的将帅风采》摄影展。此次展出的摄影作品共有120余幅,全部照片都是我一人拍摄的。长期以来,我一直从事部队文化宣传工作,这些照片是从我60多年来拍摄的5万多张底片中精心挑选出来的,拍摄对象是1955年至1965年间我军第一次实行军衔制度时的元帅和将军,他们中的大部分人已去世,所以这些工作照、生活照或肖像非常难得,十分珍贵。
      照片中有二十多位将帅曾居住在西城区——徐向前元帅、聂荣臻元帅;上将有叶飞、杨勇、杨成武、陈锡联、萧克、萧华、彭绍辉;中将有王尚荣、王宗槐、苏静、孙毅、余秋里、徐深吉、滕海清;少将有王光华、王智涛、石一宸、李真、钱信忠、黄文明、李中权、裴周玉等。
      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统帅部地处西城区旃檀寺,这支军队的最高统帅、中共中央委员会主席、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主席毛泽东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司令、中华人民共和国副主席、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委员长朱德都与西城区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1957 年4 月15 日,毛泽东主席迎宾车队行进在永定门外大街上。

徐向前元帅在西城区后海住所的庭院里晨练

1993 年5 月27 日,萧克将军(左)听取笔者编写华北军大校史的汇报。

1989 年10 月30 日,杨成武(左)与笔者交谈。

1990 年6 月29 日,杨得志(右)与笔者交谈。

近距离拍摄毛主席的迎宾车队


      摄影展的照片里,有一幅毛泽东主席在大街上的迎宾车队。有人质问,毛主席什么时候在大街上迎过外宾呢?
      我的回答:新中国成立之初,毛主席乘敞篷汽车在大街上迎宾有五、六次,我就遇到过两次。一次是1956年9月30日,毛主席从西郊机场乘车迎接印度尼西亚苏加诺总统进城。我在西直门外车道沟马路南侧,手举国旗欢迎毛泽东主席和苏加诺总统。另一次是1957年4月15日,毛主席从南苑机场乘敞篷汽车迎接苏联最高苏维埃主席团主席伏罗希洛夫元帅,经永定门大街进城。
      当时我正在中央高级党校学习,听到毛主席从南苑机场迎接外宾的消息后,立即从西郊赶至永定门外大街。转来转去,我选择在永定门外桥下中间的石墩上拍摄,这是我理想的地点。
      我当时32岁,还缺乏摄影经验。原想当看到远方出现迎宾汽车时,拍一张远景,待汽车临近时再拍一张特写。没想到,汽车的速度比想象中快得多,第一张没照上,毛主席的车队已到达我面前,慌乱中,我忘记了调整相机的光圈、距离和速度,就按下了快门。等把胶卷冲出来一看,发现距离、速度不准,使景物有些虚动,后悔万分。
      但是,毕竟还留下了毛主席迎宾车队的一张照片。展出后,被人们赞为难得一见的经典照片,这样也给了我一丝安慰。为此,在举办摄影展时,我把毛主席乘敞篷汽车迎宾的照片放在了展片之首。

布衣元帅徐向前的家风


      1982年2月的一天,我来到徐向前元帅的住地,取走徐帅为我作品写的题词。李秘书说,徐帅去柳荫街老年活动站看望邻居们去了。
      在解放战争的战场上,在行军、作战时,常常看到徐向前副司令员的身影,我们年轻人见到他,都愿意和他打个招呼。
      全国解放后,徐帅久居西城区后海南河沿,这里风景如画,气候宜人。如今,后海柳荫街上仍竖立着徐帅当年亲笔手书的“柳荫街”三个字的石刻。我每次进入徐帅住地,总愿意在枝叶茂盛的苹果树、枣树下观景。上世纪80年代,徐帅年事已高,但仍保持着喜欢自己动手的习惯,他常说“人之贵,在于行;行之贵,在于果。大小事皆然。”饭菜以粗粮为主,杂粮、玉米、红薯都爱吃。每年春季来临,榆树结了榆钱,柳树发出绿芽,他就让炊事员摘一点儿做着吃。院内空地上经常种马齿菜,成为徐帅餐桌上的佳肴。
      我问李秘书,徐帅这么大年纪了,为什么还吃野菜、树叶呢?他说,徐帅常讲吃野菜、树叶别有味道,又有益健康,吃点野菜、树叶会想到战争年代的艰苦生活。
      徐帅住的房子室内陈设简朴,但墙上那块他自己写的横匾“人民公仆”四个大字格外显眼。徐帅85岁大寿之年,离生日还有一个多月,徐帅严肃地说,家人不要搞一切活动,对外谢绝一切安排。到了生日那天,他叫上秘书、炊事员一起合影留念,就算祝寿了。

上将萧克畅叙“八一”南昌起义


      久居西城大乘胡同的萧克上将,在中华大地上生活了102年,于2008年10月24日乘鹤西行了。
      新中国成立前夕,1948年至1949年初,萧克任华北军事政治大学副校长,住在河北省石家庄。我在该校报社当编辑,时常到校长办公室取送稿件、拍摄照片,经常聆听萧克副校长的指示。时隔近半个世纪后的1993年5月27日,我到萧克将军身边汇报编纂校友名录时,他向我细说了参加“八一”南昌起义的经过。
      1927年7月,萧克在国民革命军第24师71团2营任连指导员。他所在的部队从湖北武昌乘轮船到达江西九江,那时多数连队里已经有中共党员,但党员身份不公开。7月31日夜晚,军营官兵非常紧张忙碌,凌晨两点,战斗打响,他们在营长廖快虎的指挥下,完成了指定的战斗任务,缴械了敌军一个营的武器。
      老将军回忆这场惊心动魄的南昌起义后,送给我一本他近期出版的《朱毛红军侧记》,在扉页上写了几个字——“赵勇田同志指正”,还嘱咐我认真研读此书。因为萧克   将军是我的老领导,我当面对他说:“你在军界可以称得上是老资格了,你有四个‘唯一’,目前没人敢比。”
      我接着说下去,1926年加入中国共产党而又参加了著名的北伐战争,目前我军上将中唯有你一人;亲身经历“八一”南昌起义,与人民军队同生同长的将领中,你是唯一健在者;在中国工农红军两万五千里路上,担任军团长职务的,现在只有你一人;八年抗日战争中,曾任八路军副师长一级的领导干部,目前已无第二人了。
我说完这些,他哈哈大笑,不做回答,只说了一句话:“这是你老赵给我归纳的呀!”

话说“三杨”


      何谓“三杨”?据说中国工农红军在长征路上红一方面军里就有“杨家将”之说。杨成武在红一军团第一师任政治委员,杨得志在红一军团第二师任师长,杨勇在红一军团第四师任政治委员。那时“三杨”都是20多岁的师级干部。三年解放战争时期,他们又都是我军的高级将领,杨得志任第十九兵团司令员,杨成武任第二十兵团司令员,杨勇任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司令员。
      朝鲜战争时期,杨得志、杨成武在朝鲜率兵鏖战。为加强中国人民志愿军的兵力配备,周恩来总理说要把“三杨”拿出去,让“三杨(羊)开泰嘛!”随后,杨勇被任命为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二十兵团司令员。踏上朝鲜国土后,杨勇亲率15个师的兵力,向敌打响了着名的“金城战役”。经过14个昼夜的拼杀,把阵地向南方推进了160平方公里,歼敌5万余人,威震敌胆,扬名于世。
      说起“三杨”,早在抗日战争期间我就见过他们。全国解放后,他们同时被授予上将军衔,都曾在总参谋部担任过领导工作,在西城区旃檀寺办公区出出进进,且经常带领我们参加北京市和西城区的有关活动。“三杨”经常对我们说,我们驻军西城区,这里的人民政府就是我们的“父母官”,他们要求总参机关部门和地方单位要搞好协作关系,把军民共建工作推进向前。据我所知,总参政治部群众工作部几任部长,如孙辉、宁巨川、许长福等都和西城区有关部门联系密切,军民共建做得有声有色。




   

发表评论
评论者姓名: 评论者邮箱:

留言信息列表
共0条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第1页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北京市西城区科技和信息化委员会承办    ICP备案序号:京ICP备05060914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100032  Email:webmaster@bjxch.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