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城区委 | 西城区人大 | 西城区政府 | 西城区政协 无障碍浏览 | 手机应用 政府邮箱登陆:
西城动态
媒体聚焦
西城报
文化专刊
映像西城

北京您早 夜线出击:18年批发市场今晨拆牌 万通新世界商品批发市场即将闭市停业


发布时间:2017-07-01

   

  清晨第一缕阳光照在银锭桥的桥头,什刹海也开始了新的一天。胡同里住的大爷大妈们沿着“海”边,或去锻炼身体、或遛鸟唠家常;年轻人则开始准备去上班;系着红领巾的几个小学生走在岸边的路上去学校;三三两两的游客饱览着垂柳依依、波光粼粼的美景,胡同与“海”的恋歌就这样一直持续着。

漫步什刹海
寻找往昔的岁月“静”好

  什刹海历史悠久,由前海、后海和西海组成。什刹海地区的街巷最早形成于元代,不少建筑年代久远,具有北京传统建筑的典型特征。而这里的居民少则居住了十几年、几十年,多则数代居住于此,形成了老北京淳朴、安静和谐的人居环境。
  屈祖明是一位耄耋老人,1946年跟随家人从南锣鼓巷的砖厂胡同搬迁到什刹海的小金丝胡同,在这里从翩翩少年到成熟中年再到今天慈祥老人,见证了什刹海的历史变迁。“这里曾经是座庙宇,如今改成了酒吧。”顺着屈老爷子的手指的方向望去,在银锭桥南岸确实有一家酒吧,但是已经完全找不到当年庙宇的痕迹。初秋的早晨,什刹海周边宁静惬意,在屈老爷子带领下,记者跟着他游览了紧邻什刹海酒吧一条街的小金丝胡同。
  小金丝胡同南北走向,曲折蜿蜒,宽度只有两米左右,别说过汽车,就是骑自行车错车都费劲。因为几乎没有汽车通行,胡同显得格外寂静。“2003年之前这里特别安静,无论是早晨还是晚上。可是2003年成为一个节点,后来什刹海的酒吧就多起来,慢慢地酒吧里的低音炮和大音响都搬到了外边,酒吧附近的灯红酒绿让人们也越来越烦躁,看这条胡同这会儿挺安静吧,可是到了夜里两三点钟,酒吧的工作人员下班了,这条胡同就嘈杂起来。”说话间,屈老爷子已带着记者走到了他家房子后边的路口处,在这里有一家批发老北京汽水的商店,虽然店面里外都在搬运饮料筐,但是并没有嘈杂声,店面门前的一棵老槐树下,聚集着几个老人在下棋聊天。“看到这家店了么,我们整个地区的汽水都是由她家供应,但是她家一点也不吵闹,十几年的老街坊了,我们都买她家的汽水。”相对于刚才提到的嘈杂,这里却是一派其乐融融的场景。说话间,屈老爷子已经带我来到了他家住的小院,院子不大,石榴树上已经硕果累累,而座北朝南的老房子似乎在诉说着过往的历史。屈老爷子是爱房之人,更是对这座上百年的老房子异常爱惜,因此他给房子加了一层“保护罩”。进了屋子,我们聊起了近段时间的什刹海。他指着窗户说:“看到这窗户了么,由于朝着胡同开的,我都把它们换成了双层隔音玻璃,不过从今年6月份开始就安静多了。”屈老爷子所说的“安静”是指什刹海酒吧一条街的变化。
  从今年6月份开始,随着后海银锭桥附近的几家店铺的二层违建被拆除,针对什刹海酒吧街的集中整治行动也拉开了序幕。随之而来的拆违潮,让街面上酒吧的二层平台一个接一个消失了。更让居民欣喜的是酒吧街噪音的治理。“从年初到现在,查扣了95个音响,要求酒吧的歌声不能传到街面上,酒吧内音响不能超过75分贝。”景区管理处副主任张瑞生对记者说。对此,位于鸦儿胡同的广化寺里的一位老僧人也身有感触。“我离京外出一个月办事,八月份刚回来,发现什刹海周边变了许多,不仅是夜晚酒吧里的声音若有若无了,而且好多地方还正在恢复历史景观。”在这位老僧人看来,什刹海地区本来就是传统文化带,如今这里又变成了灰墙,酒吧二层违建拆除后又盖成了古典传统样式的屋顶,在硬件上恢复的古风古貌都值得赞许。但是,他认为还应该再进一步提升文化内涵,增加人文底蕴,升华精神品味。近年来,什刹海地区成立的什刹海民俗协会、什刹海社区孔子学堂等社会组织都在努力传承着民俗传统文化,让什刹海周边的居民在感受传统文的巨大魅力的同时,对中华传统文化有更深的认识,对什刹海有更深的了解。什刹海街道办社区服务办梁华说:“环境静下来,人们也要学会在静中生活,不急不燥、从容不迫原本就是什刹海周边居民的生活常态,所以我们成立了社区孔子学堂。”

感受什刹海
品味有温度的“慢”生活

  一位游客这样记录什刹海:“后海酒吧街是对什刹海最大的误解,什刹海一直有热气腾腾的市井气息和大隐于市的诗意生活,我们希望来这里能够听到秋日里清脆的虫鸣,能够看见老北京四合院建筑群的缩影,能够触摸到那似乎早已远去的皇家遗韵的什刹海。”
  是的,曾经到后海的夜晚寻找清静的游客感觉自已找错了地方,摇滚乐的彪悍与疯狂,鸡尾酒的诡异与迷离,电声乐的喧闹与狂躁,让什刹海一度失去了宁静与舒心,如今人们正在改变这种“误解”,努力寻回属于什刹海地区应有的“安静”。
  到了北京,游客们除了逛故宫、爬长城,还喜欢胡同游,什刹海地区是北京三轮车游胡同最集中的地区。如果想乘坐交通工具游胡同,那最方便、最有历史感的莫过于坐人力三轮车游胡同了。李永浮在什刹海地区拉三轮车有十四年之久,如今虽然光荣退休但是遇有重大节庆活动,依然被公司请回来。十四年中,他蹬着三轮车,操着“京片子”为游客细侃北京原生态,不仅收获了游客的认可,也见证了什刹海的感动。
  “我很希望什刹海能恢复到四十年前的样子,早晨小孩子去上学,年轻人去上班了,老人挎着菜篮子去买菜,中午孩子们放学回到家里吃饭,然后再跑到学校去上学……”说到这些李永浮的眼睛很亮。如今,李永浮是带着“温度”去讲述这片“海”的温度。他说:“这里不属于灯红酒绿,这里承载着厚重的历史与情感”。
  “我在什刹海地区拉过许多游客,我与他们也有许多故事,这其中有让我感动落泪的,也有让我终生难忘的。”李永浮回忆:“那是北京奥运会之前的事儿,清晨我刚骑着车出来,来到银锭桥附近找活儿,这时候一位年轻的姑娘从烟袋斜街走出来东张西望,我料定她是在找什么的?于是上前问‘姑娘,您坐车吗?可以胡同游。’这位就欣然接受了,上了我的三轮车。我就沿着岸边讲边骑。这时候这位姑娘说,‘先生,请问下辅仁大学是在这附近吗?’我说有呀,她说,‘您能先带我先去辅仁大学吗?’,于是我们一路上有说有笑的就去了那里,到了辅仁大学旧址,我的车还没停稳,这位姑娘就急着跳下来,她站在辅仁大学旧址的门口往里张望了半天,然后在蹲在门口的树边捧了几捧土装进口袋里,等她回过头来时,我看到她满脸泪痕。良久,她平复了下心情后,请我帮她拍几张照片,然后我们就去游览别的景点了,在游览的过程中,这位姑娘对我讲了她来北京的目的。”
  这位姑娘是从台湾来的,当年她的爷爷是一位抗日志士,后来立了功带职就读于当年的辅仁大学,也是在这里结识了她的奶奶。再后来,她的爷爷奶奶跟着国民党部队去了台湾,于是就盼着有一天能回到大陆,回到北京,回到什刹海来看看。但是几十年过去了,依然没能回到大陆,八十年代,她的奶奶带着遗憾离开了人世。八十年代末两岸可以探亲了,但是她爷爷的身体状况已经经不起折腾了。她此次来,是要实现爷爷奶奶的心愿,到他们曾经学习生活相识的地方来看看。”李永浮饱含深请的讲述着,“后来,这位姑娘留下了我的联系方式,并在一个月后给发了一条手机短信,说她的爷爷已经安详的离开了人世,走时带着那捧土说是去见她的奶奶。
  故事讲完了,我们的眼圈都红了,半个世纪的守望,对什刹海的留恋,就是这样一位普通的三轮车夫记录下来的,而此时我却久久不能平静,思考着什刹海到底为什么那么吸引游客。或许正如李永浮所说,“都市生活的人们很想在浮躁之后寻找平静,于是就找到了这里,所以这里需要静下来,不为别的,为的是给人们一片放飞心灵的家园。”
  什刹海历史悠久,什刹海有温度的故事也有许多,但是只有静下来、慢下来才能感受到、体会到。在我采访回来的路上,看见一对恋人正在后海附近拍婚纱照,虽然穿着现代的礼服,但是与什刹海斑驳的老房子在一起,一点也没有违和之感。摄影师不厌其烦的指导着他们的拍摄动作,路上的游人也不时驻足观看这道难得的风景线。随心所欲的自在,从容不迫的生活,在这一刻又出现在什刹海。记者石伟刘骜




   

发表评论
评论者姓名: 评论者邮箱:

留言信息列表
共0条 首页 上一页 下一页 尾页 第1页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主办    北京市西城区科技和信息化委员会承办    ICP备案序号:京ICP备05060914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100032  Email:webmaster@bjxch.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