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信息详情

西城最美“夜行者”

——记陶然亭地区夜间巡查队


2020-02-17








        “闺女,乖乖待在家、哪都不能去,爸爸过几天回来就带你出去玩……”2月10日晚上9时50分,看着5岁多大的女儿被自己“哄骗”后开心地点头,苏强强内心一酸,这个对女儿的谎他从过年前一直撒到了现在。
        自疫情发生以来,作为北京佳诚物业的一名安保人员,这位33岁的山东大汉一直坚守在一线,或白班或夜班,严把小区各出入口。从2月7日起,苏强强与另外17名同事又接受了一份特殊的任务——组建夜间巡查队,每晚10时至第二天早7时,分两班对陶然亭地区展开巡视,排查途经辖区的返京人员。
        和爱人寒暄了几句,苏强强关闭了视频聊天,开始整理着装,佩戴一次性口罩,自测体温。“每名队员出发前都会测温,等巡视结束后还会再测一次,保证与另一班同事健康交接。”晚10时,9名安保人员正式集结完毕,随后分三组前往各自的巡视区域。作为小组长,苏强强和他的组员今天巡视的是南片地区,地铁站、陶然亭公园周边都在巡视范围内。
        “重点要排查拎着大包或是行李箱的路人,还有就是流浪人员”“上前询问时一定要注意说话态度,不要起冲突”……与组员们交代完注意事项,苏强强小组便从儒福里43号楼出发,一路向西而去,很快就来到了巡查的起点——健宫医院西门南侧的返京人员登记处,这里每天早7时至晚10时都有人员值守。
        “我们会在所有登记处停留五分钟,看这期间是否有人出入。不过我知道你想问什么?瞧,有它呢。”苏强强猜到了记者的疑问,将手指向了墙上的监控。离开登记处时,苏强强小组会拍照记录,再次经过这里的这段时间,街道会根据需要通过监控对夜间出行情况进行排查。
        离开第一个登记排查处,苏强强一行沿着菜市口大街一路南行。“队长,快看,前方50米有两人推着行李箱呢?”顺着组员提示的方向,苏强强小组一路小跑至地铁陶然亭站C口处,将正准备拐弯的两名路人留了下来。
        “大姐您好!”苏强强一个立正表明来意。随即将登记本交到了身旁组员毕恩河手中。
        体温、现住址、返京前地址、联系电话、身份证号、交通方式、车次(航班),经过前期的培训,小毕很熟练地获取了这对从山东聊城返京夫妻的信息。
        “您二位的体温都正常,请明天务必去黑窑厂社区居委会登记。我们也会致电居委会,把二位登记信息向他们说明。”就在毕恩河向这对返京夫妻作最后叮嘱的时候,眼尖的苏强强早在不远处将一对从辽宁营口返京的母子留住,进行信息采集。原来,这对母子就住在南华里社区。
        “返京人员如果是其它区或者街道的,我们也会上报,街道会立即告知属地相关部门。”做完登记,又过了10分钟,见路上再无拎行李箱的路人,小组继续沿着菜市口大街南行,一路上他们还会将乱停乱放的共享单车抬放至指定停车区域。
        到达巡查的第二个登记处——里仁东街西口后,常规停留五分钟,小组便沿着里仁东街一路向东,沿着龙爪槐胡同向南,紧接着又转到了姚家井二巷一路向西,朝着胡同西口的第三个登记处前行。
        “老哥,今晚有遇到返京人员吗?”刚走到胡同中段,苏强强就遇到了正在值守的安保人员马师傅。原来,龙泉社区实施停车自治后,物业专门安排了人员进行夜间值守。随着返京高峰的到来,物业公司特意给这里的安保人员布置了一项任务,那就是协助巡查队做好返京人员夜间登记工作,做到严防死守、不留死角。前几天,这里还真登录了几名返京人员的信息。
        走出姚家井二巷西口,巡查小组一行继续沿着菜市口大街南行,随后一路向东来到了龙爪槐胡同最南端,开始一路向北。到达陶然亭路时,巡查的总里程只达到了1/3,手机显示此时大家已走了七千多步。而到凌晨两点半两班交接时,苏强强他们要走完三圈,遇到突发情况也至少要走完两圈。
        “公司给我们准备了电动车,但是大家伙都觉得如果骑车巡视的话会很容易忽视周边的情况。所以,为了不在路上漏掉一个返京人员,大家伙儿都选择了轧马路。”此时已是晚11时,除了偶有汽车经过,在陶然亭路上几乎看不到任何行人。而苏强强小组还将继续这样夜复一夜地走下去。
        这就是奔赴在疫情夜间防控一线的工作人员,他们是这座城市最美的夜行者,默默坚守,静候天明。
        记者费秋林王子雍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100032
技术支持邮箱:work@bjxch.gov.cn
官方微信

主办: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承办:北京市西城区政务服务管理局、北京市西城区科学技术和信息化局政府网站标识码:1101020002 京ICP备19014909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