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jpg


信息详情
广内大街,我的成长之路

广内大街,我的成长之路


发布时间:2019-07-19

今年10月1日,我们的祖国将迎来70周年华诞,举国同庆,万众欢呼。而在这之前的9月17日,我也将迎来自己80岁生日。两个喜庆日子紧挨在一起,我的喜悦之情难以言表,心中充满了自豪。
    70多年前,我出生在广内大街南侧一个叫龙凤坑的小胡同(现称法源西里小区),胡同小的只有20多户人家,“玉器刘”、“爆肚宛”、“糨子杨”这些京城有名气的手艺人,都是我家的老街坊。胡同窄小破旧,却很宁静安祥,偶尔会传来剃头挑子的“唤头”声和磨剪子磨刀的“惊闺”声,再不就是盘旋在头顶上的鸽哨声,街坊四邻和睦共处,有如一大家子。
    在北京,出了宣武门,就属于南城的地界了,而菜市口就是南城的头号地标。从菜市口往西到广安门护城河,被称为广内大街,是南城的一条交通要道。我家离大街不远,走路也就几分钟。就是这条历史悠久、文化底蕴厚重的大街,在我生命的长河中占据着重要位置,成为我的成长之路。
    小时候,印象最深的是大街路北那个广安菜市。每天一大早儿,广安门外的菜贩子就聚在这里,挑担的、推车的、叫卖着各种新鲜蔬菜,顶花带刺的黄瓜、削成花儿的心里美萝卜、一掐一汪水儿的嫩绿扁豆,实在招人喜欢。尤其是菜市上的小吃摊,刚出炉的马蹄烧饼和油炸鬼,炒肝和豆腐脑,满大街飘香。冒着热气的龙嘴大铜壶,冲出喷香的油茶,人们端着碗站在寒风中吸溜溜地喝着……那一刻,让我领略了南城的风土人情,感受着百姓的安危冷暖,热爱上这片生我的故土。
    不远处有家京城著名的西鹤年堂药店,听老人们说,这里在历史上曾是明清两代的刑场,许多仁人志士在这里被行刑,血溅当场。但临刑前的他们从容自若,仰天高歌,视死如归,毫无惧色,上演着一幕幕壮烈的悲歌。后来我去药店买药,想起老人们的叙述,那一刻,我触景生情,心灵被强烈震撼,心中的情感刹那间与历史有了关联。
    70年前的1949年1月31日,大年初三,北平迎来了历史性的一天,解放军举行盛大入城式。那一年我9岁,读小学二年级。中午时分,大部队由西直门进城,经西四、西单、一路南下,又向东经六部口、和平门、虎坊桥,再穿骡马市大街,广安门内大街出城,沿途受到工人、学生、市民的热烈欢迎。我虽年幼,也和大人们一样,举着小旗,喊着欢迎解放军的口号,在寒风和沙尘中站立4个多小时,一睹了人民军队的风采。在那革故鼎新的庄严时刻,我或许还不懂很多的革命道理,但我看到了民心所向的力量,看到了亿万群众对新政权的衷心拥戴和寄托。
    我的母校北京回民学院(现北京市回民学校)就坐落于广安门内大街。1951年至1954年间,我在那里度过了难忘的初中阶段,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最快乐的一段时光。三年时光里,我在这里的教室聆听老师们讲课;在这里的图书馆,疯狂地阅读《牛虻》《把一切献给党》《卓雅和舒拉的故事》《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等文学作品;在这里的音乐教室,我放声歌唱《喀秋莎》《莫斯科郊外的晚上》《远方的客人请你留下来》等歌曲……课余时间,我在二楼的游廊上,或是凭栏远眺热闹的广内大街,或是和调皮的小伙伴们嬉笑蹦跳,追逐打闹,把老旧的木地板踩得咚咚响……60多年来,我经常在梦中回忆这段时光。三年中,我多次当选班主席和少先队大队委,加入了共青团,三次入选参加了天安门国庆庆典活动。那一刻,年少的我,心中装满着青春与激情,憧憬着希望与未来。
    时光流转,时不我待。1957年,18岁的我参加了工作。此后,组织上安排的每一个岗位,交给的每一项任务,一刻都不曾懈怠。26岁,我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那一天,我在日记中写下了对党的诺言:一颗年轻的心,坚定了方向,完成了信仰的托付,我将永远听党的话,跟党走,永不言败。那一刻,我懂得了忠诚、懂得了担当,更懂得了肩上的责任。
    我家自幼贫穷,父亲是中学老师,母亲是家庭妇女。在我们五个孩子中,我的学历最高,但因为家里条件不好,也只是读到中专。从此,怀揣的大学梦就始终萦绕在心头。
    改革开放后,国家推出了自学高考这种新的高等教育模式,让我这个多年渴望上大学的中年爷儿们,一下子就燃起了新希望。我暗下决心,一定要通过刻苦自学,圆我人生中的大学梦,那一年我43岁。
    为了实现梦想,我克服了工作上、生活中各种困难,在一种勇往直前的精神鼓舞下,只用了两年时间,就完成了全部14门课程,成为全国首届400多名自学高考毕业生中的一员。
    1984年12月26日,发生了一件让我此生难忘的大事。那天,我突然收到一张鲜红的请柬,上面印着:定于一九八五年一月七日(星期一)下午3时在中南海怀仁堂举行颁发毕业证书大会。请届时出席。
    我手捧这张鲜红的请柬,想到我这奔50岁的人竟是如此幸运,想到党中央对我们这些自学成才者的支持与关爱,想到我们这代人自强不息的进取心和责任感,激动之情溢于言表。时至今日,那张被我保存了34年的红色请柬依然是那样的光彩夺目,它是时代的见证,也是我80岁人生浓墨重彩的一笔。

    如今,我已两鬓斑白,人到暮年。动笔写下这段亲历的想法由来已久,虽然那些如烟往事已很久远,但在我心底却留下了抹不去的痕迹。就让我借《北京西城报》的一角版面,尽情抒发我的所感、所悟和家国情怀吧!

西城报,7月19日,3版 http://www.bjxch.gov.cn/xcdt/xcb/xxxq/pnidpv603604.html 

评论

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版权所有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100032
技术支持邮箱:work@bjxch.gov.cn
官方微信

主办:北京市西城区人民政府承办:北京市西城区政务服务管理局、北京市西城区科学技术和信息化局政府网站标识码:1101020002 京ICP备19014909号京公网安备:11010202007633